奇皇后原创文学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奇皇后

奇皇后(全文在线阅读> 

俄媒:中国借哈萨克斯坦铀矿建设核电 摆脱对中东油气依赖

最帅快递小哥 

参考消息网1月5日报道俄媒称,哈萨克斯坦铀储量巨大,已连续数年成为这一矿物原料的全球主要开采国和供应国。铀的销售是该国主要出口项目之一。得益于毗邻中国,这门生意变得愈发有利可图。中国如今正在新建大量核电站,哈萨克斯坦是最合适的燃料供应方。

俄罗斯东方新观察网站1月3日刊登题为《铀拉近中哈两国》的报道称,有数据显示,哈萨克斯坦占全球铀矿总开采量的40%。其铀储量不仅丰富,而且由于储藏位置接近地表而易于开采。这使得哈萨克斯坦铀价格相对低廉,因而在全世界受到欢迎。

报道称,中国成为哈萨克斯坦铀的主要进口国已经好几年了(其出产铀的50%以上销往中国),而哈萨克斯坦也是中国主要的铀矿供应国(占进口的三分之二)。2013年,中国的购买量创下纪录——近1.5万吨。此后,这一指标稳定保持在每年1.4万吨的水平,每年为哈萨克斯坦带来约2.5亿美元的收入。

报道称,中国之所以大手笔采购铀矿,是因为几年前启动的大规模发展核能计划。北京决定短期内将核能在发电中的比重提高数倍。

报道称,这与近年来面临的生态问题有关。中国电力行业的基础是煤电站。煤炭是一种较为便宜的燃料,但在燃烧时会向大气释放许多有害物质。核电站对环境的破坏则要低得多。

报道认为,中国建设核电站的另一个原因是对能源安全的担忧。除煤炭外,它还在自己的能源结构中积极使用石油和液化气。这些能源大多是从中东经海路运往中国。而海上交通形势是否安全,将对中国的能源供应产生显著影响。同时,核电站需要的铀比火电站需要的碳氢资源少得多。可在短期内提前数年建立大型铀储备,中国目前正在做这件事——从哈萨克斯坦购买比现有核电站所需多得多的铀矿。值得一提的是,只要合理利用核技术,核燃料可多次使用。

报道猜测称,可见,摆脱对中东油气以及亚太航道的依赖也是中国发展核能的动机。

报道称,中国正在紧锣密鼓地实施核能计划。例如2017年夏,投产了37个核反应堆,建设了20个,并打算再建40个。因此,中国对哈萨克斯坦铀的需求还将稳步上升。

2017年5月,哈能源部长博尊巴耶夫表示,哈方打算建立核燃料循环全产业链,即全部的生产流程,包括开采放射性原料、制造核燃料、废料加工及部分再利用。他强调,到2020年前成立核燃料循环纵向一体化公司是哈萨克斯坦的能源战略目标。

2017年10月,博尊巴耶夫指出,到2019年,该国将建成燃料组件生产厂,并确保对华销售。工厂将于2019-2020年开始向中国的首批5个核电站提供产品。

报道称,应当指出,中国掌握了先进技术,本可用哈萨克斯坦原料在本国境内自主生产核能。这对中方会更有利,但不利于哈方。中方同意购买哈生产的燃料组件,并参与建设相关工厂,证明了哈作为战略伙伴对中国的重要性。

报道称,哈萨克斯坦在另一个对中国重要的战略项目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中也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在大举兴建核电站和“一带一路”这两个关键项目落实中的重要地位,为哈萨克斯坦打开了借力中国发展的广阔机遇。(编译/胡丽雯)

近期,两种态度的交锋集中的两处:“奥巴马医改”和提高债务上限。

长期处于动荡和贫穷的非洲大陆,如今正在成为中国冒险家的新沃土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606.nikelevioutletshop.com/af23.html

发布时间:2018-02-23 03:53:43

王牌御史  守护甜心  铠甲勇士  超级玩家  韩国演艺圈悲惨事件  魔兽世界  松狮  关于少年励志的诗句  励志书籍在线观看  毛主席正能量语录  

 
分享到: 更多
作品集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文章
  • 巴黎世家_iphone8会不会超贵

    前框和背板也从金属变成塑料,后盖为不透明。...

  • 安徽通报“女子阻拦高铁发车”:处以2000元罚款

    有国外媒体问及“广州房地产市场是否存在泡沫”时,陈如桂说,近几年,广州房地产市场没有大起大落,总体健康稳定。...

  • 美国CIA前局长或将成下任国务卿 曾犯下泄密罪

    ”日前,中国民用航空局与国家发改委联合出台文件,今后机票打折不再受“下浮幅度最大不得超过基准价的45%”的限制。...

  • 十堰秦始皇陵

    忧:找工作俩月面试机会也很少“我从9月份开始找工作,先后投出去很多份简历,但往往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。...

  • 十堰塞纳

    可是,这些貌似出于“理智”的想法肯定是有局限的。否则的话,有一个现象就根本无法解释了:很多人用非常愚蠢而无效率的方法,却最终确实成功了。这样的例子很多。我父亲是上个世纪60年代的黑龙江大学俄语系毕业生。文革期间,在五七干校开始自学英语。在那个时代,收听美国之音不叫“收听”,而是叫“ 偷听敌台”--是可以定罪的。文革结束之后,落实政策,获得平反,80年代初开始在东北的一所高校任教,担任英语系系主任,直至退休。很难想象他那个时候有多少参考书,方法上也没有什么特别--我曾经特意问过他很多细节,我可以确定的是他是从我的嘴里才知道这世上还有个什么“艾宾浩斯记忆规律曲线”2的。我常常惊讶于我父亲没有金山词霸,没有真人发音的韦氏字典电子版,没有”我爱背单词“的软件,更没有什么超炫的秘籍,怎么就可以学到那个地步!...

  • 这三项黑科技,给港珠澳大桥装上“超强大脑”

    背景: 字号: 小 中 大 加大 默认...